Nat Rev:男性患者更易发展出结直肠癌!「炎症性肠病」男女有别,托法替尼与艾拉莫德| 深度综述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医疗资讯

Nat Rev:男性患者更易发展出结直肠癌!「炎症性肠病」男女有别,托法替尼与艾拉莫德| 深度综述 。
托法替尼药品详情:托法替尼说明书。Nat Rev:男性患者更易发展出结直肠癌!「炎症性肠病」男女有别,托法替尼与艾拉莫德| 深度综述本文为医脉通编译整理,未经授权请勿转载。全球范围内,慢性炎症性疾病如炎症性肠病(IBD)的发病概率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稳步上升。尽管IBD一度被认为主要是属于西方国家的疾病,但近十年来,其发病概率的上升在非西方国家,如东南亚、南美、东欧和非洲势头强劲。溃疡性结肠炎(UC)和克罗恩病(CD)是IBD的两种主要形式,流行病学研究表明,它们目前约影响着世界人口的0.3%,超过2000万人。与其他慢性炎症疾病一样,IBD通常发生于早期,并能带来一系列后遗症、共存病,包括风湿病、缺铁性贫血和癌病,是全球疾病负担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UC更“偏好”男性;女性CD患病者的病症更严重IBD是一种特发性疾病,受遗传易感性和所暴露的环境要素(如餐饮习惯和抗生素使用情况)的双重作用。除此之外,女性性别是包括CD在内的许多炎症性疾病的一个公认危险要素。尽管CD和UC在患病率上没有明显性别差异,但是,有过IBD治疗经验的医师时常反应,CD女性患病者表现出的临床病症往往更严重,且致残阶段也高于男性患病者;UC在男性中的发病概率更高于女性。这样的规律是主观臆断,还是真实存在的呢?过去20年基于人群的研究发现,以西方人群为样本,在12 – 16岁年龄组中,CD患病者以女性占多数。但是,对于少儿而言,CD患病者往往以男性占主导地位(图1)。图1 不同性别人群一生中的克罗恩病(CD)危险可见,在童年期(尤其是早期),男孩比女孩的CD危险更高。然而,青春期前后,女孩的CD的危险大幅增加,这可能是由于激素水平的变化。对于成年人来说,与男性相比,女性的CD患病率更高。但是,与成年女性相比,UC更好发于成年男性。女性性激素对IBD的影响1.雌激素水平的上升与IBD发病概率的关联女性性激素,包括17β-雌二醇、黄体酮和促黄体生成素,能影响胃收缩、胃肠道转运和对痛苦的敏感性。因此,雌激素对IBD的发展有促进作用这一事实并不令人意外。但是,这也带来了另一个担忧,口服避孕药的使用能否使遗传易感个体的IBD危险上升?发布于2022年的一项荟萃分析发现,与不服用避孕药的女性相比,服用避孕药的女性的CD危险上升了24%,UC危险上升了30%。一项大型、前瞻性研究在经对多个混杂要素进行调整后发现,Nat Rev:男性患者更易发展出结直肠癌!「炎症性肠病」男女有别,托法替尼与艾拉莫德| 深度综述与从未服用过避孕药的女性相比,正在服用避孕药的女性的CD危险比为2.82。该项研究的亮点在于纳入的研究对象超过200,000位女性,且搜集的信息详尽,排除了潜在危险要素的干扰。另一项全国性的丹麦队列研究发现,与没有子宫内膜异位症的女性相比,有子宫内膜异位症的女性的IBD的危险也有所上升(标准化发病概率比为1.5)。该研究进一步强化了高水平的雌激素与IBD发生率之间的联系,并提示其他能改变雌激素水平的疾病,如子宫内膜异位症,都是IBD的潜在危险要素。2.激素水平的周期性变化能影响胃肠道病症雌激素水平的波动和IBD病症的严重阶段之间也有联系。女性患病者的IBD病症在经期更加严重,而且在确诊为IBD之前的12个月内,患病者常诉月经不规律。即使是未患IBD的健康女性,在经期前后也会经历肠易激综合征(IBS),这也表明了激素水平的周期性变化能影响胃肠道病症。一项来自马尼托巴的研究[238名患有IBD的未停经女性(151名CD,87名UC)和156名健康对照被要求记录她们整个月经周期的IBD相关病症]发现,与健康个体相比,CD患病者经前腹泻频率增加;CD患病者和UC患病者的经期腹泻频率均增加。这些效应在年龄较大的女性(>50岁)中更明显。先前较小规模的研究也有类似的发现报道,结论为激素能影响肠道运输时间,或液体分泌,又或两者作用机制同时存在,共同作用。值得注意的是,前列腺素,如PGE2,在月经前期的水平也较高,能导致平滑肌收缩,可引发起为子宫痉挛或肠道平滑肌收缩,进一步导致肠道不适和腹泻。3.小结这些研究表明激素,特别是雌激素,对女性IBD的发病和临床病程都有重要影响。由于IBD经常影响育龄期女性,学术界有必要进一步研究激素信号对女性IBD患病者的影响的机制。此外,人们能从中学到的是,服用避孕药的IBD患病者能够考虑改变她们的避孕方法。因为含有雌激素的避孕药会增加静脉血栓栓塞(VTE)的危险,而IBD也是VTE的一个被充分证明过的危险要素。妊娠期的IBD管理IBD患病者一旦妊娠,最显著上升的危险是疾病的再活动。而疾病活动还与包括流产、早产、难产在内的严重的不良(过滤词)有关。为了减少妊娠期IBD重复发危险,在妊娠前应确保女性已处于疾病缓解期3-6个月。大多数IBD治疗药物(包括生物制剂、糖皮质激素、巯嘌呤、甲氨蝶呤和美沙拉嗪)不具有减少生育能力的药副作用(无论对男性还是女性)。需注意的是:➤糖皮质激素与妊娠期糖尿病危险增加有关;➤甲氨蝶呤有致畸作用,应在怀孕前至少3个月停用;➤相比之下,生物制剂和硫嘌呤在妊娠和哺乳时间段通常被认为危险较低,在妊娠时间段能够继续使用,但在怀孕前应监控这些药物的血清水平并根据需要调整剂量;➤托法替尼的超剂量使用有致畸危险,妊娠前应停药。关于哺乳期的使用药准则,美国国家医科学实验室的LactMed数据库有关于详细药物在哺乳期使用的安全特性的最新数据。大多数常用的IBD药物在母乳中检查不到或浓度极低,提示婴儿与药物接触极少。IBD共患病发生率的性别差异许多IBD患病者存在肠内、外一并发生的不良症状,女性CD患病者和男性UC患病者更容易受到一并发生的不良症状的影响。据估计,25-40%的IBD患病者存在肠外表现,包括周围性关节炎、结节性红斑、原发性硬化性胆管炎(PSC)等。多项研究证实,肠外表现,尤其是风湿性疾病和缺铁性贫血,在女性IBD患病者中更为普遍。IBD最严重的一并发生的不良症状之一是肿瘤形成,包括散发性CRC和结肠炎相关联性CRC两种。在北美和欧洲,IBD患病者的CRC危险比未患IBD的人群高1.1-2.2倍。与女性相比,男性IBD患病者发展出CRC的危险更大。并且,男性IBD患病者发生结肠炎相关CRC的危险也比女性患病者更高。一项使用来自犹他州癌病登记中心133例新诊疗断定的CRC患病者的病历进行的研究比较了结肠炎相关联性CRC和自发CRC的临床特征,发现两点:➤与没有IBD的患病者相比,有IBD病史的患病者在确诊CRC时年龄更可能低于65岁(79.2% 比 40.7%,P < 0.01);➤与自发CRC的患病者相比,结肠炎相关联性CRC患病者更可能为男性 (68.3% 比 51.7%, P < 0.01)。另一项研究也发现:➤与女性患病者相比,男性IBD患病者需要接受更频繁的肿瘤相关的结肠镜下切除术,而且更有可能并发严重的慢性抗生素难治性储袋炎;➤男性IBD患病者死于淋巴和造血组织癌症的危险也比女性IBD患病者高(标化去世比2.65)。除了结肠炎相关联性CRC,IBD患病者发生小肠癌病的危险也显著增加(包括腺癌、淋巴瘤和神经内分泌肿瘤)。有回肠病变的CD患病者的危险比普通人群要高20-30倍。但关于患病率的性别差异的信息暂缺。除了CRC和小肠癌,男性IBD患病者还增加了其他共患病的危险,共患病发病概率的性别差异如图2所示,见下:图2 IBD共患病的男女有“别”IBD共患病的发生率在性别中存在差异。男性患病者发生癌症、结肠炎相关联性CRC和出现睾丸外表现(如原发性硬化性胆管炎、尿石症和原发性强直性脊柱炎)的危险较高;女性患病者患心血管疾病、贫血、营养缺乏、根尖牙周炎和口腔癌的危险较高(右)。总结与讨论流行病学研究表明CD在女性中更普遍,其严重阶段也更高,但UC在男性中更普遍。女性性激素,包括口服避孕药,会影响免疫系统,加剧女性IBD病症。有怀孕意向的IBD女性最好等待IBD实现临床缓解后3-6个月再妊娠。IBD患病者的肠外表现和共患病的发生率在男性和女性之间存在差异,其中值得注意的是,CRC发病概率在男性IBD患病者更高。了解这些差异对于优化治疗、更好的医学护理,从而改善患病者的整体预后至关重要。医脉通编译整理自:Wendy A. Goodman , Ian P . Erkkila and Theresa T . Pizarro. Sex matters: impact on pathogenesis, presentation and treatment of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.Nat Rev Gastroenterol Hepatol 2020 Sep 08.10.1038/s41575-020-0354-0.枸橼酸托法替布片 托法替尼主要仿制药生产厂家药企有孟加拉碧康(Beacon)、孟孟加拉珠峰Everest。印度全球直邮药房:tofacitinib。

  • 微信咨询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WhatsApp 沟通
  • 手机扫一扫二维码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